碧桂园区域大精简 行业波动下头部房企掀人事换防潮

临房网 2020-02-26 12:01
408

临房网讯:去年以来,万科、保利、华润等相继进行了区域和人事大换防,房地产行业也出现了高管离职和变动潮。在不确定的环境中,企业和个人都要重新寻找自己的位置,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;当中有一些公司和人,注定会被淘汰。

2019年,碧桂园全口径销售接近8000亿,万亿近在咫尺。

2020年开年,碧桂园静悄悄启动了新一轮组织和人事变革,将现有的近70个区域进一步压缩为55个,以适应市场的变化,匹配长远的目标。

从2013年到2020年7年间,碧桂园规模从千亿到5000亿,再到7700亿,区域也从十几个裂变到最多时100多个,再到最新的55个,头部房企在激烈而迅速的市场变化中不断做着调整,碧桂园如此,万科、融创、恒大、保利也概莫能外。

过去数年间,伴随千亿房企从0到30余家,无数职业经理人在各大公司的集团和区域谋到了自己的职位,辗转间还能不断上升,那真是个黄金时代。

然而,去年以来,万科、保利、华润等相继进行了区域和人事大换防,房地产行业也出现了高管离职和变动潮。在不确定的环境中,企业和个人都要重新寻找自己的位置,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;当中有一些公司和人,注定会被淘汰。

区域之变背后

2月24日,碧桂园公布了2020年的首次大规模人事、组织调整,涉及集团和区域两个层面的多个高管变动。

内部文件显示,在总部层面,将投策、设计两个核心部门合并,进一步精简结构。

更值得关注的是区域层面的调整,主要是将之前拆分较细的小区域合并为大区域,如上海、沪苏合并为沪苏区域,甘肃、兰碧合并为甘肃区域,山东、鲁北合并为山东区域,江苏、苏州、苏南合并为江苏区域等。

据记者了解,碧桂园本次架构调整后减少了14个区域,剩下53个区域,及广恒、惠南两个指挥部(类似区域设置)。

事实上在去年3月,碧桂园就在总部层面调整了架构,将功能重叠的部门合并、裁撤,总部员工也进行了分流、优化。

6月底,碧桂园又对原北京、京东、京南、京西、京北区域进行整合,由原来的五个区域合并成两个区域,即北京区域与京东北区域。

这一次的调整可说是沿袭之前“瘦身”的脉络,从区域层面继续开刀,相应地,必然带来人员的优化和流动。

根据碧桂园总裁莫斌的“纵向轮岗”等原则,此次区域和人事换防涉及30多位高管的职位变动,多为集团与区域轮换,如原人力资源管理中心总经理彭志斌改任甘肃区域总裁,原湖南区域总裁黎晓林改任人力资源管理中心总经理等。

碧桂园内部人士透露,这次调整因为减少了14个区域,肯定有一些职位被免,一部分员工离职。

碧桂园有关人士称,架构调整是公司主动、也是正常的应对,市场和环境都变了。

与大多数房企相比,碧桂园的区域架构与大部分房企相比要深入、细分得多。据莫斌介绍,在2016-2018年之间,碧桂园曾进行了区域“裂变”,最多时细分为100多个区域,在长三角、珠三角大区域下面又划分出许多小区域,这是为了适应当时四五线市场的爆发。

与之相比,其他龙头房企的区域则少得多,比如万科只有四大区域,融创有七大区域,阳光城(000671,股吧)算是多的有30个左右。

如今,这家曾经深入四五线县镇、号称要进行全线开发的开发商,正在主动收缩战线。

如前面所述,从去年开始,碧桂园就在着手合并一些区域。此次更是大规模地将一些小区域取消,并入大区域。同样,这也是适应市场变化的操作。

在经历了三四线、四五线市场的大爆发之后,全线战略似乎已经不合时宜。碧桂园在去年不断强调,战略布局五大核心城市群,而不再提全线发展了。

组织变革进行时

与业务变化和战略定位相对应,组织架构和人事必然要与时俱进地调整,可以说是万科、碧桂园这些房企巨头的主动选择。

在碧桂园之前,其他头部房企早已在进行组织变革。区域,作为房企的主要组织形态,正在被赋予越来越重要的功能和权力,集团则更多地成为一个资源和支持平台。

2019年12月24日,万科启动区域人事大换防,涉及14个城市总任免,多个城市总被调离原区域,如济南总调往佛山,西宁总调往长沙,宁波总调往南方区域;区域内部也有轮换,如在上海区域内部,上海总调往无锡,宁波副调往南通,在北方区域内部,长春总调往沈阳,沈阳总调往济南等。

央企地产商老大保利发展也在去年11月进行了区域和人事调整,涉及江苏、浙江、山西、浙南、京津冀等多个区域。如原青岛公司总经理邢巍任天津公司董事长,天津公司总经理李勇任海南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等。

还有一些职位涉及集团和区域、业务板块的互调。如原广东公司副总经理于巍任总部成本管理中心总经理,原商业公司总经理兼公寓公司董事长肖徐哲任商业公司董事长、酒店管理公司董事长。

融创中国也在去年宣布,将海南区域与广深区域合并,成立新的融创华南区域。至此,融创共有华北、北京、上海、西南、东南、华南、华中七大区域。

易居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指出,房企集团、区域的人事换防,体现了行业波动的影响,也有防止区域诸侯割据、出现管理失控的意图。

在行业转型多元化的背景下,传统的区域划分显然不足以让庞大的房企自如运转。区域之外,头部房企们也纷纷成立了独立垂直的新业务板块。

万科去年初提出了收敛聚焦、提升基本盘,将业务重分为五大BG和五个BU,前者是指四大区域和物业,后者是指商业、物流、长租、冰雪等业务。

融创新成立了文旅、会展、康养集团,而恒大也早将新能源汽车、文旅、健康独立了。

在地产主业之外,碧桂园农业、机器人板块也已独立,其中重金投入的机器人集团,在此次疫情中将机器人餐厅运送至武汉,为当地隔离点医护人员提供安全、便利的热餐。

深圳房地产观察人士徐枫认为,绝大多数房企都在寻求转型,原有业务收缩、调整,新业务上线,也会带来人员的离职和变动,这一过程不可避免。

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 

    编辑者:yangjianqiu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