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月新增信贷或超2.5万亿:政府类项目受“宠” 房地产贷款下降

临房网 2020-01-14 09:48
496

临房网讯:导读:由于信贷项目储备充分,2020年1月信贷投放规模仍较为可观。从投放领域看,银行倾向于投放政府类项目,专项债配套融资项目成“香饽饽”。此外,住房按揭、制造业、小微等领域亦有涉及,但房地产开发贷款会有压降。

出于“早投放早收益”的考虑,银行倾向于年初多投放信贷。因此,历年1月均是信贷投放的“大月”,其新增信贷数据广为市场关注。比如2019年1月贷款增加3.23万亿,创出历史新高——该规模约占全年新增信贷规模的20%。

2020年1月的信贷投放已经开始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多位银行业人士了解到,由于信贷项目储备充分,2020年1月信贷投放规模仍较为可观,但由于春节错位因素,规模不会超过2019年同期,不过一季度仍可能创出新高。

从投放领域看,银行倾向于投放政府类项目,专项债配套融资项目成“香饽饽”。此外,住房按揭、制造业、小微等领域亦有涉及,但房地产开发贷款会有压降。

“春节错位效应下,1月信贷规模未必会有去年高,但是一季度可能会比去年同期高。”某股份行总行资产负债部人士表示。他还介绍,该行全年新增信贷投放计划约3100亿,其中1月计划投放600多亿,目前已投放400亿。

光大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称,综合早春效应、市场形势、政策导向以及银行资产负债配置策略的调整方向看,预计今年1月信贷或保持在2.5万亿元至3万亿,略弱于去年1月。剔除春节效应后,预计一季度信贷投放保持在5.8万亿元至6.1万亿元。

央行数据显示,2019年一季度人民币贷款增加5.81万亿元,同比多增9526亿元,创历史新高。从占比看,2019年一季度新增信贷规模占全年比重的35%。

“一般而言,银行四个季度基本按照‘3322’的节奏投放,这符合银行正常经营以及融资主体不同季节的融资需要。去年一季度投了35%,占比有点多。”前述股份行总行资产负债部人士表示,“今年监管部门也要求我们信贷节奏要保持平稳,避免大起大落。”

政府类项目受青睐

对于2020年的信贷投放,某股份行西部地区县级支行行长坦言:

“我们现在全面促投放,但是好资产难找,额度都投不完。一些基建项目涉及新增政府隐性债务,反而会控制,房地产也要求控制。”

不过,记者从多家银行了解到,政府类项目仍受青睐,尤其专项债配套融资项目成“香饽饽”。

某政策性银行二级分行信贷部人士介绍,他所在的分行要求一季度完成信贷审批15亿,相比去年增加了很多。其中,基础设施领域要求投放70%左右。“现在正在使劲投放。”

不过他也遇到苦恼——

“项目倒也不缺,但是很难做起来。如果新增隐性债务将会被问责,这是一个巨大的风险。所以我们对政府类项目都比较谨慎,只做一些收益能覆盖本息的项目,但收益从何而来是个大问题。”

“另外还有信贷风险的问题。你深入接触后会发现:不少县级政府穷得都已经快揭不开锅了。”

由于专项债项目不增加隐性债务且项目收益能覆盖融资,银行对专项债项目的配套融资明显增加。

“银行对专项债配套融资很感兴趣,他们千方百计想拿到专项债项目清单。只要是专项债项目,他们大多会跟进投放贷款,估计信贷会有一轮爆发式增长。”江浙地区某地市债务办人士表示。

记者了解到,这类项目一般在专项债申报前期商业银行就已介入,当专项债发行之时已匹配了配套融资。

西部某省财政厅债务处人士表示,“债贷组合”中的贷款部分需能被扣除专项债本息的项目收益所覆盖,由项目单位直接承担偿还责任,政府对项目单位的市场化融资不承担任何的偿债和担保责任,因此市场化融资不是隐性债务。

隐性债务置换贷款也是重要投向。某股份行中部省份县级支行行长表示,2020年计划投放20多亿的信贷,其中一半以上投入制造业等实体经济领域,大概10亿左右用于隐性债务置换。当地隐性债务规模较大,置换的需求也较大。

某城商行上海分行授信审批部负责人介绍,目前正在推进隐性债务置换,主要涉及江苏、山东地区的城投。置换的隐性债务需要在2017年7月14日之前形成并且已经纳入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系统。

“这是为数不多的高收益、低风险资产。我们放款的期限一般不超过三年,要求评级AA+以上,个别情况才能放宽到AA。”

前述股份行总行资产负债部人士表示,1月来政府类项目贷款相比去年同期增加50-60亿。他们和分行沟通后发现,大概去年11月开始信贷投放就开始好起来。了解后发现,一方面是地方政府储备和落地了一部分项目,另一方面是因为隐性债务置换。

央行数据显示,去年9月开始企业中长期贷款出现明显复苏并一直延续,市场人士分析,这主要受隐性债务置换驱动。比如去年9月企业部门新增中长期贷款5637亿,同比多增1800多亿,占比相比上年同期提升6个百分点。

房地产贷款下降

此外,住房按揭、制造业、小微等领域也是重要投向,但房地产开发、信用卡类贷款会有所压降。

住房按揭贷款由于操作成本低、受益期长、风险小等特点,受到各银行的青睐,竞争比较激烈。央行数据显示,2019年前11月新增居民中长期贷款增加5万亿,约占同期新增信贷的31%。

某国有大行浙江二级分行负责人介绍,从余额看,分行对公贷款余额高。但是目前投放笔数上,个人贷款占比多。

前述股份行总行资产负债部人士称:

“按揭贷款比较优良,今年仍倾向于增加投放。信用卡贷款因为不良有增加,今年会压缩这块贷款。”

“此外,今年我们要求房地产开发贷款余额占比下降0.5个百分点,具体说增量房地产贷款不超过全部信贷增量的三分之一,存量占比要稳中略降。”

小微贷款也要增加投放。根据安排,今年小微贷款增速继续高于各项贷款增速,其中5家国有大型银行普惠小微贷款增速不低于20%。

前述股份行资负部人士称,今年普惠小微贷款新增规模要比去年多增110亿,存量余额占比比去年提升,目前看投放相对较少,后续几个月会增加投放。

浙江地区某城商行副行长表示:

“五大行进入小微市场后,确实对我们形成很大压力。我们和国开行合作开展了小微转贷款业务,获得了30亿资金,解决了资金压力,会继续加大小微信贷投放,但资本压力仍不小。”

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预计,在普惠金融小微贷款鼓励政策之下,今年个人经营性贷款仍将较快增长。随着中美关系缓和、PPI见底回升、企业库存周期反转,2020年制造业融资需求将会改善。

    编辑者:yangjianqiu

    分享到: